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朋友们教会我的生活

时光的匆匆脚步,留下了你我

 
 
 

日志

 
 
关于我

人们只看到你拥有多少光环,只有自己知道吃过多少苦,失败过几次。

网易考拉推荐

砰地一声  

2011-02-09 11:07:28|  分类: 闲情记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开!让开!”

一个女人突然闯进食肆,在本来就拥挤的餐桌和正在送餐的店员之中跑动。

沿途撞倒了一两个店员,那个女人也都边跑边回头地说句“对不起”。她越跑越深入了,跑进了大概是食肆店员的住处。这里黑乎乎的一片,连个灯都没有。这个女人叫做欣然,穿着一身黑色衣裤,因为一些事惹恼了杀手组织而被通缉追杀中。欣然是组织的情报员,还是听低级的那种,可能因为仁慈所以没有达成组织要求的任务所以组织按照惯例对她进行惩罚,而她害怕了所以从组织中逃离了。

组织的人在食肆门口守株待兔,因为他们其中一个代号小狗的追捕成员在进入食肆的时候按照习惯问了这里的地形特点和各种特殊情况,以免发生意料之外的特殊情况。剧小狗的情报,这间食肆只有大门一个出口,从大门进去是顾客用餐区、厨房加工区和员工住宿区,尽管员工住宿区和食肆有那么一段距离,但是都是以小巷作为连接,小巷的两边有高墙建筑的时候是考虑防盗的。在得知这么一个消息后和严刑逼问后他们基本确定了情报的真实性,只派了一个人去追踪,其余三个人包括小狗则是留在门口守着。

进去那个人是身手矫健的男人启光,三十来岁样子,身体条件好又有一定经验,是组织重点培养对象。门外小狗和另外一个女人紫嫣和另外一个男人代号胖叔的在抽着烟等待着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

欣然此时正走在阴暗潮湿的楼道中,她像受惊的小猫,无助恐惧填满了她幼弱的心,好像唯有漆黑才懂得她的苦衷并给予一个环境给她暂时休息一下。她放松了点,试探性地走上幽暗幽暗的楼梯道。从刚刚急忙跑进来的时候她就观察到门口的石门和红砖,判定这栋楼有一定历史了,走上这吱呀作响的楼梯她对这点更是深信不疑。不知怎么的,她体验到一股安全感。

她走上两层楼,每层楼都有一条道向里延伸,一扇扇木头门排列左右,有的开着有的关着,她不敢怠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追上了,而被抓到的话结果是众所周知的。

突然一个女生下了楼梯,很面熟,尽管很黑欣然依然清晰看到她的五官和神态。“乔伊,乔伊”,欣然小声地叫唤着,怕暴露自己的位置。“啊!”,乔伊惊讶地大喊了一声,看到欣然比划出“嘘”的手势时立刻小声问:“你不是小学同班那个欣然?看你那么惊慌的干什么了?被人追杀呀?哈哈~”“正是”,欣然无奈地答道。“我也来不及和你叙旧了,以后有机会再找你吧,我现在被人追要逃离这里越远越好,这里除了刚才进来那个门还有其他后门吗?我刚才一直走都找不到门,都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就到了这里了。

“这里就是一条路的,没后门了”,乔伊答道。

欣然知道这话的分量,意思大概就是你逃不掉的了,乖乖出去认罪找死吧。欣然不想这样,她着急,她彷徨。“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她一遍又一遍地问着乔伊然而未果。

没办法,欣然和乔伊换了衣服暂时蒙蔽那群人。欣然低下头想原路返回,可是在出宿舍口的时候遇到了启光,她故作镇定地继续走,启光问她有没见到和她差不多身高的女生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时,她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摇了几下头继续故作镇静地前进。乔伊被嘱咐暂时不要出门,因为外面很乱。

欣然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又想出去又不敢出去。她知道组织的人此刻会在门口守着她,她有点后悔走进了这个瓮,她也不想当那只被人捉的鳖,她更不知道组织的人有三个正在门口恭迎她的到来。她继续走着,进入食肆范围的时候抬头一看门口,三个恶霸。她没想那么多,背对着三恶霸立刻找了个位子坐下来。也就是那么凑巧,有一家人在准备吃饭恰好在等一个人。她坐下去的时候那家人一阵莫名其妙,“小姐你坐错位子了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原因,能坐这里吗,你们能装作若无其事地和我吃饭吗?求你们了求你们了!”那家人感到莫名其妙,一个挺有气质的年轻男子劝服了其他人让欣然留了下来。经过短暂的交谈,那家人基本了解了欣然的情况,欣然也对那家人有所了解。那家人之所以来饭店吃饭是因为刚才那个挺有气质的男子出国留学归来,全家人在庆贺他学有所成归国创业。那个男子叫做林梵森,去了法国学服装,回来精通法语和服装,可以说大有前途,欣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学服装的怪不得那么有气质。欣然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丝丝爱慕的情愫,林梵森又何尝不是呢?

这时候启光找不到他们无奈地出来了,原本想着任务失败了,结果一出来就与背对着三恶霸的欣然打了个照面。欣然也机警地看到了他,撂下“我走了”之后立刻起身想跑进厨房,其实他不应该跑进厨房,因为跑进去意味着再次走进那个翁,但是门口三恶霸的压力实在太大,让欣然潜意识里就不想朝那里跑,况且如果真正跑的话三恶霸看到她就会立刻把她放倒的。

迫在眉睫千钧一发的情况只是发生在这被动的小黑猫身上,启光和其余组员用蓝牙通过话了,告诉了他们里面的情况之后他们决定一个人守着厨房与食肆交界的门,另外三个人展开抓捕行动。林梵森当然没可能放着欣然不顾,从小的道德观就不容许他放任一个弱女子任其生死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林梵森推开启光,跟着跑了进去,他追上了欣然,拉着她的手一个劲地往前冲。欣然刚才吃饭的时候已经把她的遭遇告诉林梵森一家了,林梵森也知道这里面是倔头路,有去无回。他拉着欣然的手,又一次走进那旧宿舍。

这一次他和欣然跑到最高层看到那时一个阳台,原来这栋楼和旁边一栋楼挨得很近但是另外一栋楼比这栋楼还矮那么一点,林梵森果断地拉着欣然走下了一层楼,轻易地踢开了旧木门。这些木门防盗性几乎没有,防君子不防小人,况且那些员工也没有多少值钱东西。室内的环境很差,潮湿就不说了,3平米的房间勉强放得下一张床和一个柜子。情况危急,他们也没想那么多直接踩上床走到窗户边上。林梵森在进来的时候随手掩上了门,门锁被踢坏了,不关又容易暴露。

窗子外果然是另外一栋楼的阳台,不过那栋楼环境比这栋楼好很多,阳台上干干净净的不像这栋楼阳台上满是青苔滑得差点让人摔跤。欣然说:“我不敢跳过去,我怕高。”“没事的,我先跳过去,然后你学我这样就可以了,我穿着西装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几番劝言后欣然答应了,林梵森先跳过去了,他在不远处叫欣然快点跳:“等他们追过来就来不及了,他们绝对很轻易就跳过这里不像你,快点啊!”欣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但是她手紧紧抓着着旧铁窗的窗沿就是迈不开步子,双脚都到窗户边了。林梵森开玩笑地说了句:“这些铁窗子可是有一段历史的了,经不起你这重量的折腾哦。”这些铁窗的确很久了,上面银色的是前一阵子员工们自己刷上的银色油漆,还有几滴滴在窗玻璃和窗台上。欣然吓得一跳就跳过来了。他们赶紧从阳台下去出去之后跑了很远很远,最后在熙攘的人群中告了别。

三恶霸们追上来的时候看到了被踢坏的木门、被踩脏的床褥和大打开的铁窗已经猜出了个大概了。蓝牙中胖叔对启光说道:“看床上的鞋印估计是刚才那个跟着进去的男人和她一起跑的,抓不到女人我们就先找那个男人的家人开涮!”启光拿出了藏在鞋里面的枪朝天开了一发,说道无关人等一律滚蛋,这桌的人,留下。一番审问后他们拨通了林梵森的电话:“喂,那个谁,你家人现在在我们手里,你不用报警了因为警察很快就会赶到,我开枪了。你别说话,别问为什么,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好,你听好了。你胆子挺大,见到小姑娘就起了同情心?不该你管的事你他妈就别管,坏了我们的好事,我们现在要先让你赔罪,当然那个被你暂时救了的小姑娘也别想逃掉,抓到她是早晚的事情,你说你没事往这趟浑水里踏你多无聊啊?想让你家人没事你就去邦德街匠文路273号,里面有间空房间,你去那里等死吧,有人在那里等你了,若是20分钟赶不到那里受死你家人就代替你了,两分钟一个人,你想清楚了。”

确认家人没事后,林梵森在那一瞬间想了很多,人生的意义和做人的底线,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他脑子像快炸裂一般就等引线到达火药区了。他也没想那么多了,不就是一死吗?我自己闯出的祸我自己承担,家人没事就好,自己真是没脑子,还没弄清楚状况就想英雄救美,结果弄个两败俱伤。我这种死法算是轻于鸿毛吧,留学归来浪费了家人那么多钱,一身才华还没施展就要去死了,那些些梦想,在死亡面前都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那么假那么不需要。别想那么多了,尽管我还有很多东西要想,不想了,不想了,我一生就这样了,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这些年我算是白活了,一切都没有了,但愿家人能平安,孩儿真他妈不孝了,对不起,对不起!”

林梵森也是个路盲,要在20分钟赶去一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地方可以说简直是荒诞可笑,但荒谬的事情在今天一再发生,他也不去考究其中的真实性了,他更希望这是一场梦,他希望他正在做梦,他想赶快穿越出去这个可恨的恶心梦境,但是这如幻似虚的梦境就是现实现实就是梦境,谁能说不是呢?迷迷糊糊中他筋疲力尽,他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到达这邦德街匠文路273号的那个房子里了,但此时此刻他就在这个房子里,被一个壮汉拿着手枪指着脑袋,汗水把他的头发全部浸湿,他无助地叫喊着,心中更是无止境地疯狂呐喊着,他要死了,他要死了。壮汉绑住他的手,封住他的口,拿着电话让他听:“梵森,别管我们,快逃快逃!”这就是临死前他听到的仅仅一句话,他流泪了,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亲人都是想着对方的安危,他对了,他对了。他的嘴被封住了,他喊着地球人无法理解的调子,冰冷的枪口此时对准了林梵森的后脑勺,来一枪吧,给我解脱吧,让这一切结束吧!!

“嘭!”林梵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枪,但这或许是他死前遇到最好的事情了,瞬间房子安静了,安静下来了。然后只听见又是一声“嘭”,但这是人倒地的声音。

解脱了,解脱了,但是为什么死后还会听见那声“嘭”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